后脚跟轻轻一提,只踏出校门的最后一步,从此便是江湖再见。


以往做过的项目,前后端往往是对应的,在前端能看到的一个功能,往往在后端能找到对应的支撑,我认为这也是遵从一种所见即所得的理念。但是现在的着手的项目,后端的东西似乎比前端要重的多。整个后端代码,除了前端可见的功能以外,还包括了很多鉴权的配置、内部用户的自定义功能。尤其是使用量上大部分是来自内部用户,这造成整个项目的后端代码多出了很多对内专用的部分,而这一部分在历史开发中是添砖加瓦式的,一段一段的往里加功能方法、条件判断,日积月累的让程序的复杂性无限提升。恰逢此时我的 mentor 就要离职,新加入的成员也和我一样处于万脸懵逼的状态。现有功能的维护都让人头疼,并且还有一些新功能的开发,期间的各个状态需要确认和商讨。

项目还是难以维护,几个新功能的开发磕磕碰碰,上线困难。好在组内的成员和睦友爱,相互间的鼓励让人觉得不是太难熬。期待这一阵子的功能开发结束后,进入新的阶段。

离开学校的时候没有太深的感慨,只觉可以抛弃过往的身份,开始自力更生的全新阶段,只觉这是我人生中值得庆祝的时刻。没想到两个月过去(我毕业前就已离校),越来越想念在学校的生活。尽管宿舍的床那么窄那么硬,洗漱间热水限时开放,一切都不那么方便,但就是想念。想念每个不设闹钟的早晨;想念每个午后的阳台上,近处和远处的不知名老树一棵棵排列着,阳光从满树的叶隙间穿过,投射在地上、门上、鞋架上、木椅子上;想念每个晚上和室友开黑的笑骂声;想念食堂的各式饭菜,也想念小吃街的炸鸡和煎饼。

后脚跟轻轻一提,只踏出校门的最后一步,从此便是江湖再见。

感谢老婆的好运气,我们租到一个很不错的租房,容得下我们的生活和乐趣。从1月来到北京,经过短暂的适应期后,体会到集体供暖的「优越性」,在家是不用穿什么厚衣服的。我在玩游戏的时候,腋下会出汗,不知道是不是个例,总之不用裹上羽绒服或者厚睡衣,会舒服很多。

房东在离开前留下了几瓶酒,查了一番后才知道是白朗姆、金酒这些基酒,浪费了也不好,总得想办法喝掉吧。于是学了些调酒的基础知识,又添置了一些便宜酒具,摆拍了一些调好的酒的照片后,发现还挺好喝的。就这样,调酒成为我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。准备好冰块,按顺序加好每个材料,再搅拌或摇晃,一杯鸡尾酒酒完成了,也不用上升到人生哲理的高度,只是简单的好喝。

这个月喝着各式自调鸡尾酒在塞尔达里游晃是我最大的快乐了。

五一回家,大吃大喝。老父亲准备了一大盆田螺养了大半个月,日思夜想。

期待五月开始新的阶段。



DigitalOcean 优惠码,注册充值 $5 送 $100,链接一 链接二


Lastly, welcome to follow me on github